您现在的位置: 山东科技大学图书馆-山东科技大学知识港 > 图书 > 正文
青春流年里最惊艳的相遇——三毛
作者:wy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667    更新时间:2014-1-9    

 

 

 

“深度阅读”做过很多期了,但对一个人和她写的那些至爱的书,却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1991年后的每个14日,念及这个女子和那些熟稔于心的文字,都会有一种隐约的疼痛~

因为灵魂中有一块地方,是风一样的她活在那里……

 

初识她的文字时刚上大学不久,大陆还并不是有太多人知道她。一个闺蜜如获至宝地告诉说:有个叫琼瑶的写的小说很迷人!那时候琼瑶也没多少人知道,台港与海外华文作家只有极少一些文学刊物渐渐开始推介。在搜寻台湾女作家作品的过程中,并没有迷上琼瑶,而是意外地有了此生文字上惊为天人的艳遇!并从此一发不可收地爱上她的人她的文……

三毛。ECHO

一个走出雨季,从此把自己决绝地放逐在撒哈拉、在加纳利、在欧美、在世界各地的奇女子。她的文字,简洁素朴但轻灵跳脱酣畅淋漓,如同她的灵魂一样自由、美丽,而且洒脱、率真。

开始疯狂搜集和遍读她的文字,在所有可见的报章杂志上,去一切能够走得到的书店,拜托任何有出行机会的人……

一个也在自我禁锢的雨季里浸淫已久的灵魂,仿佛突然间找到了一种极为契合的类别归属,被引领着在隐秘的精神世界里自由恣肆地奔放和飞扬!

 

记忆中大陆最早开始出三毛集子的是中国友谊出版公司(那种作者自选命名成书的而非经他人编撰的选集),1984年版《撒哈拉的故事》和《梦里花落知多少》,后来开始出系列,《雨季不再来》《送你一匹马》《温柔的夜》《哭泣的骆驼》《稻草人手记》《背影》《倾城》《三毛昨日今日明日》《谈心》《闹学记》,一共13本,除了《随想》辗转全收。

可惜友谊出版公司并没有坚持出全三毛的作品,这对于一个很介怀书籍版本甚至装帧的藏者来说,无疑是极大的一个遗憾。这时候大陆的三毛热已经如日中天,各出版社的各种三毛作品集层出不穷,挑三拣四又陆续收入《我的宝贝》和《万水千山走遍》。直至十几年后,哈尔滨出版社终于取得《三毛全集》(共19册)在大陆地区的合法出版权,方才补齐《滚滚红尘》《亲爱的三毛》《我的快乐天堂》《高原的百合花》和《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后5本。

 

不像其他的藏书常常买而未读,三毛的文字总是会忍不住一读再读,甚至有许多一度烂熟于心。还喜欢在书的扉页纸边随手圈圈点点地写字,以至于那些老版本套书的册页,隔了近三十年的岁月时空之后看上去,不仅仅泛黄而且有点发黑,彼时随手涂抹的字迹里隐隐地藏着已逝的青春……曾有一位老友,放着己有的三毛集子不看,专门来借读,怪而问之得来的答案居然是:为了同时能读到你的边批。

曾经在很多年的岁月里,被人以不同的方式与三毛联系在一起。其实心底里很不情愿,因为知道有很多的不像。尤其是在持续的三毛热里,似是而非的三毛女也太多了。1989年三毛回乡祭祖并多处参访,大陆媒体上首次看到现实中活生生的三毛,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与心里住着的那个三毛有很大的不同。

私下里依然暗暗爱着的还是文字里那个极致的三毛,爱她字里行间的特立独行,洒脱不羁的流浪特质;在灵魂的无限契合里,自觉看得到她鲜明的勇敢、自信和热情,也看得到她至深的孤独、寂寞与哀愁;更感恩红尘宿命里不知谁的安排,让一份从未真正热烈绽放过的青春得与她的灵魂相遇,并跟随她在文字的世界里浪迹天涯且歌且行,在现世的炎凉中尚存梦想拥抱阳光。

三毛说:“我心里有很多东西,在这个社会上用不着。跟一个人可以沟通的时候,我心里简直是狂喜。”深以为然。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

归去来兮?23年前一个夜雨敲窗的晚上,奇女子三毛亲手画下了自己生命的句点,永远去往她的远方……当时正处在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围炉卧床中听闻这个消息,似乎也并不非常意外,但还是暗自唏嘘良久。

尘世中的三毛人生戏散落幕,文字中的三毛依然美丽鲜活。

一如从前继续坚持收集一切有关她的书籍文字,她的传记、亲人回忆、世人评价甚至那些对所谓“真相”的质疑。只是无法再苛求版本。林林总总30来部新新旧旧高高低低排在书架专门的一层。第一本《撒哈拉的故事》12,最新一本白落梅的《你是锦瑟我为流年:三毛的万水千山》28块,都视为无价的珍宝。因为谜一般梦一样的三毛就永远活在这些书里。

 

“或许,是因为我们自己走不出去,幸好有三毛替我们远行。而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远方,都有一个沙漠与草原与荷西还有橄榄树,而三毛,提前到达。”白岩松说。

2009年,三毛被评为60位影响新中国的女性之一,理由是她的文章影响了一代中国人的思维。其实绝不会仅只是一代人,因为经典文字的魅力不可穷尽。

会以不同的方式向一届又一届青年学生和身边的孩子们力推三毛的文字,相信无论2030年还是若干年后,三毛的书一定依旧会是感动人们的所在。

 

“起初不经意的你 / 和少年不经世的我 / 红尘中的情缘 /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 想是人世间的错 / 或前世流转的因果 / 终生的所有 / 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在《滚滚红尘》若有若无的飘渺歌声里,拉拉杂杂写下以上那些字;

在也是这样的年龄,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里。

致永远定格在48岁的三毛,也算是给执着无语多年的三毛情结一次淡然的释放与交代。

 

                                     写于2014.1.4午夜  1.9修辑 

 

相关资料:

 

三毛(1943.3.26-1991.1.4),原名陈懋平(后改名陈平),中国当代作家、旅行家、演讲家。出生于重庆,1948年随父母迁居台湾,1967年赴西班牙留学,后去德国、美国,先后就读和工作于台湾文化大学、西班牙马德里大学、德国哥德书院和美国伊诺大学。1973年定居西属撒哈拉沙漠和荷西结婚,19765月出版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1979930日荷西潜水意外丧生。1981年回台后曾在文化大学任教,1984年辞去教职,以写作、演讲为重心。1990年从事剧本写作,完成第一部中文剧本、也是她最后一部作品《滚滚红尘》。199114在医院去世,年仅48岁。生前撰写的23本书中,有19本是自传体散文集,生动记录她的生活、旅行和情感历程点滴。此外,翻译3本英文作品、1套西班牙文漫画,为多首歌曲填词并出过1张结合音乐文学的唱片。

自述三毛笔名成因:起初起此名,是因为喜欢张乐平先生的三毛流浪记(后拜为干爹);另有一个原因就是说自己写的东西很一般,只值三毛钱。

 

个人作品:

出版书籍:

《撒哈拉的故事》 台北:皇冠 1976

《雨季不再来》 台北:皇冠 1976

《稻草人手记》 台北:皇冠 1977

《哭泣的骆驼》 台北:皇冠 1977

《温柔的夜》 台北:皇冠 1979

《背影》 台北:皇冠 1981

《梦里花落知多少》 台北:皇冠 1981

《万水千山走遍》 台北:联合报社 1982

《送你一匹马》 台北:皇冠 1983

《倾城》 台北:皇冠 1985

《谈心》 台北:皇冠 1985

《随想》 台北:皇冠 1985

《我的宝贝》 台北:皇冠 1987

《闹学记》 台北:皇冠 1988

《滚滚红尘》 台北:皇冠 1990

《亲爱的三毛》 台北:皇冠 1991

《我的快乐天堂》 —— 19931月初版

《高原的百合花》 台北:皇冠 1993

《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

 

散篇:

《写给“泪笑三年”的少年》 台北:幼狮文化事业 19856

《你们为什么打我》 —— 1988525

《读书与恋爱》 台北:皇冠出版社 19888

《欢喜》 台北:汉艺色妍文化事业 19894

《给柴玲的一封信 漂泊的路怎么走》 《联合报 联合副刊》 199047

 

翻译:

《娃娃看天下》一、二 (漫画) 19802月初版 译自西班牙文

《兰屿之歌》 丁松青神父著 19826月初版 译自英文

《清泉故事》 丁松青神父著 19843月初版 译自英文

《刹那时光》 丁松青神父著 19861月初版 译自英文

 

剧本:

《滚滚红尘》

《三毛说书》

《阅读大地》

《流星雨》

 

诗:

《朋友》

 

歌曲填词:

《橄榄树》

《梦田》

《回声》

《不要告别》

《说给自己听》

《说时依旧》

《一条日光的大道》

《迷》

《远方》

《那人》

《对话》

《轨外》

《晓梦蝴蝶》

《孀》

《雅各天梯》

《假如还有来生》

《飞》

《沙漠》

《做一个百分之百的女人》

《今生》

《今世》

《梦里风景》

《生活,是一种夏日流水般的前进》

 

 

作品选读:

《撒哈拉的故事》之:芳 

 

我的邻居们外表上看去都是极肮脏而邋遢的沙哈拉威人。

不清洁的衣着和气味,使人产生一种错觉,以为他们也同时是穷苦而潦倒的一群。事实上,住在附近的每一家人,不但有西国政府的补助金,更有正当的职业,加上他们将屋子租给欧洲人住,再养大批羊群,有些再去镇上开店,收入是十分安稳而可观的。

所以本地人常说,没有经济基础的沙哈拉威是不可能住到小镇阿雍来的。

我去年初来沙漠的头几个月,因为还没有结婚,所以经常离镇深入大漠中去旅行。每次旅行回来,全身便像被强盗抢过了似的空空如也。沙漠中穷苦的沙哈拉威人连我帐篷的钉都给我拔走,更不要说随身所带的东西了。

在开始住定这条叫做金河大道的长街之后,我听说同住的邻居都是沙漠里的财主,心里不禁十分庆幸,幻想着种种跟有钱人做邻居的好处。

说起来以后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我的错。

第一次被请到邻居家去喝茶回来,荷西和我的鞋子上都粘上了羊粪,我的长裙子上被罕地小儿子的口水滴湿了一大块。第二天,我就开始教罕地的女儿们用水拖地和晒席子。当然水桶、肥皂粉和拖把、水,都是我供给的。

就因为此地的邻居们是如此亲密的缘故,我的水桶和拖把往往传到了黄昏,还轮不到我自己用,但是这并不算什么,因为这两样东西他们毕竟用完了是还我的。

住久了金河大道,虽然我的家没有门牌,但是邻居们远近住着的都会来找我。

我除了给药时将门打开之外,平日还是不太跟他们来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道理我是十分恪守的。

日子久了,我住着的门总得开开关关,我们一开,这些妇女和小孩就涌进来,于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日常用具都被邻居很清楚的看在眼里了。

因为荷西和我都不是小气的人,对人也算和气,所以邻居们慢慢的学到了充分利用我们的这个缺点。

每天早晨九点左右开始,这个家就不断的有小孩子要东西。

“我哥哥说,要借一只灯泡。”

“我妈妈说,要一只洋葱——。”

“我爸爸要一瓶汽油。”

“我们要棉花——。”

 “给我吹风机。”

 “你的熨斗借我姐姐。”

 “我要一些钉子,还要一点点电线。”

其他来要的东西千奇百怪,可恨的是偏偏我们家全都有这些东西,不给他们心里过意不去,给了他们,当然是不会还的。

 “这些讨厌的人,为什么不去镇上买。”荷西常常讲,可是等小孩子来要了还是又给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邻居的小孩子们开始伸手要钱,我们一出家门,就被小孩子们围住,口里叫着:“给我五块钱,给我五块钱!”

这些要钱的孩子们,当然也包括了房东的子女。

要钱我是绝对不给的,但是小孩子们很有恒心的每天来缠住我。有一天我对房东的孩子说:“你爸爸租这个破房子给我,收我一万块,如果再给你每天五块,我不如搬家。”

从这个时候起,小孩子们不要钱了,只要泡泡糖,要糖我是乐意给的。

我想,他们不喜欢我搬走,所以不再讨钱了。

有一天小女孩拉布来敲门,我开门一看,一只小山也似的骆驼尸体躺在地上,血水流了一地,十分惊人。“我妈妈说,这只骆驼放在你冰箱里。”

我回头看看自己如鞋盒一般大的冰箱,叹了一口气,蹲下去对拉布说:“拉布,告诉你妈妈,如果她把你们家的大房子送给我做针线盒,这只驼骆就放进我的冰箱里。”她马上问我:“你的针在哪里?”

当然,驼骆没有冰进来,但是拉布母亲的脸绷了快一个月。她只对我说过一句话:“你拒绝我,伤害了我的骄傲。”每一个沙哈拉威人都是很骄傲的,我不敢常常伤害他们,也不敢不出借东西。

有一天,好几个女人来向我要“红色的药水,”我执意不肯给,只说:“有什么人弄破了皮肤,叫他来涂药。”但是她们坚持要拿回去涂。

等我过了几小时听见鼓声跑出去看时,才发觉在公用天台上,所有的女人都用我的红药水涂满了脸和双手,正在扭来扭去的跳舞唱歌,状极愉快。看见红药水有这样奇特的功效,我也不能生气了。

更令人苦恼的是,邻近一家在医院做男助手的沙哈拉威人,因为受到了文明的洗礼,他拒绝跟家人一同用手吃饭,所以每天到了吃饭的时候,他的儿子就要来敲门。“我爸爸要吃饭了,我来拿刀叉。”这是一定的开张白。

这个小孩每天来借刀叉虽然会归还,我仍是给他弄得不胜其烦,干脆买了一套送给他,叫他不许再来了。没想到过了两天,他又出现在门口。

 “怎么又来了?上一次送你的那一套呢?”我板着脸问他。“我妈妈说那套刀叉是新的,要收起来。现在我爸爸要吃饭——。”

 “你爸爸要吃饭关我什么事——。”我对他大吼。这个小孩子像小鸟似的缩成一团,我不忍心了,只有再借他刀叉。毕竟吃饭是一件重要的事。

沙漠里的房子,在屋顶中间总是空一块不做顶。我们的家,无论吃饭、睡觉,邻居的孩子都可以在天台上缺的那方块往下看。

有时候刮起狂风沙来,屋内更是落沙如雨。在这种气候下过日子,荷西跟我只有扮流沙河里住着的沙和尚,一无选择其他角色的余地。

荷西跟房东要求了好几次,房东总不肯加盖屋顶。于是我们自己买材料,荷西做了三个星期日,铺好了一片黄色毛玻璃的屋顶,光线可以照进来,美丽清洁极了。我将苦心拉拔大的九棵盆景放在新的屋顶下,一片新绿。我的生活因此改进了很多。

有一天下午,我正全神贯注的在厨房内看食谱做蛋糕,同时在听音乐。突然听起玻璃屋顶上好似有人踩上去走路的声音,伸头出去看,我的头顶上很清楚的映出一只大山羊的影子,这只可恶的羊,正将我们斜斜的屋顶当山坡爬。我抓起菜刀就往通天台的楼梯跑去,还没来得及上天台,就听见木条细微的断裂声,接着惊天动地的一阵巨响,木条、碎玻璃如雨似的落下来。当然这只大山羊也从天而降,落在我们窄小的家里,我紧张极了,连忙用扫把将山羊打出门,望着破洞洞外的蓝天生气。

破了屋顶我们不知应该叫谁来赔,只有自己买材料修补。“这次做石棉瓦的怎样?”我问荷西。

 “不行,这房子只有朝街的一扇窗,用石棉瓦光线完全被挡住了。”荷西很苦恼,因为他不喜欢星期天还得做工。过了不久,新的白色半透明塑胶板的屋顶又架起来了。荷西还做了一道半人高的墙,将邻居们的天台隔开。这个墙不只是为了防羊,也是为了防邻居的女孩子们,因为她们常常在天台上将我晒着的内衣裤拿走,她们不是偷,因为用了几天又会丢回在天台上,算做风吹落的。

虽然新屋顶是塑胶板的,但是半年内山羊还是掉下来过四次。我们忍无可忍,就对邻居们讲,下次再捉到穿屋顶的羊,就杀来吃掉,绝对不还他们了,请他们关好自己的羊栏。

邻居都是很聪明的人,我们大呼小叫,他们根本不置可否,抱着羊对我们眯着眼睛笑。

 “飞羊落井”的奇观虽然一再发生,但是荷西总不在家,从来没能体会这个景象是如何的动人。

有一个星期天黄昏,一群疯狂的山羊跳过围墙,一不小心,又上屋顶来了。

我大叫:“荷西,荷西,羊来了——。”

荷西丢下杂志冲出客厅,已经来不及了,一只超级大羊穿破塑胶板,重重的跌在荷西的头上,两个都躺在水泥地上呻吟。荷西爬起来,一声不响,拉了一条绳子就把羊绑在柱子上,然后上天台去看看是谁家的混蛋放羊出来的。天台上一个人也没有。

 “好,明天杀来吃掉。”荷西咬牙切齿的说。

等我们下了天台,再去看羊,这只俘虏不但不叫,反而好像在笑,再低头一看,天啊!我辛苦了一年种出来的九棵盆景,二十五片叶子,全部被它吃得干干净净。

我又惊又怒又伤心,举起手来,用尽全身的气力,重重的打了山羊一个大耳光,对荷西尖叫着:“你看,你看”——然后冲进浴室抱住一条大毛巾大滴大滴的流下泪来。这是我第一次为沙漠里的生活泄气以至流泪。

羊,当然没有杀掉。

跟邻居的关系,仍然在借东西的开门关门里和睦的过下去。

有一次,我的火柴用完了,跑到隔壁房东家去要。“没有,没有。”太太笑嘻嘻的说。

我又去另外一家的厨房。

 “给你三根,我们自己也不多了。”哈蒂耶对我说,表情很生硬。

 “你这盒火柴还是上星期我给你的,我一共给你五盒,你怎么忘了?”我生起气来。

 “对啊,现在只剩一盒了,怎么能多给你。”她更不高兴了。

 “你伤害了我的骄傲。”我也学她们的口气对哈蒂耶说。

拿着三根火柴回来,一路上在想,要做史怀哲还可真不容易。

我们住在这儿一年半了,荷西成了邻居的电器修理匠、木匠、泥水工——我呢,成了代书、护士、老师、裁缝——反正都是邻居们训练出来的。

沙哈拉威的青年女子皮肤往往都是淡色的,脸孔都长得很好看,她们平日在族人面前一定蒙上脸,但是到我们家里来就将面纱拿掉。

其中有一个蜜娜,长得非常的甜美,她不但喜欢我,更喜欢荷西,只有荷西在家,她就会打扮得很清洁的来我们家坐着。后来她发觉坐在我们家没有什么意思,就找理由叫荷西去她家。

有一天她又来了,站在窗外叫:“荷西!荷西!”我们正在吃饭,我问她:“你找荷西什么事?”她说:“我们家的门坏了,要荷西去修。”

荷西一听,放下叉子就想站起来。

 “不许去,继续吃饭。”我将我盘子里的菜一倒倒在荷西面前,又是一大盘。

这儿的人可以娶四个太太,我可不喜欢四个女人一起来分荷西的薪水袋。

蜜娜不走,站在窗前,荷西又看了她一眼。

 “不要再看了,当她是海市蜃楼。”我厉声说。这个美丽的“海市蜃楼”有一天终于结婚了,我很高兴,送了她一大块衣料。

我们平日洗刷用的水,是市政府管的,每天送水一大桶就不再给了。所以我们如果洗澡,就不能同时洗衣服,洗了衣服,就不能洗碗洗地,这些事都要小心计算好天台上水桶里的存量才能做。天台水桶的水是很咸的,不能喝,平日喝的水要去商店买淡水。水,在这里是很珍贵的。上星期日我们为了参加镇上举行的“骆驼赛跑大会”,从几百里路扎营旅行的大漠里赶回家来。

那天刮着大风沙,我回家来时全身都是灰沙,难看极了。进了家门,我冲到浴室去冲凉,希望参加骑骆驼时样子清洁一点,因为西班牙电视公司的驻沙漠记者答应替我拍进新闻片里。等我全身都是肥皂时,水不来了,我赶快叫荷西上天台去看水桶。

 “是空的,没有水。”荷西说。

 “不可能嘛!我们这两天不在家,一滴水也没用过。”我不禁紧张起来。

包了一块大毛巾,我光脚跑上天台。水桶像一场恶梦似的空着。再一看邻居的天台,晒了数十个面粉口袋,我恍然大悟,水原来是给这样吃掉了。

我将身上的肥皂用毛巾擦了一下,就跟荷西去赛骆驼了。

那个下午,所有会疯会玩的西班牙朋友都在骆驼背上飞奔赛跑,壮观极了,只有我站在大太阳下看别人。这些骑士跑过我身旁时,还要笑我:“胆小鬼啊!胆小鬼啊!”

我怎么能告诉人家,我不能骑骆驼的原因是怕汗出太多了,身上不但会发痒,还会冒肥皂泡泡。

这些邻居里,跟我最要好的是姑卡,她是一个温柔又聪明的女子,很会思想。但是姑卡有一个毛病,她想出来的事情跟我们不大一样。也就是说她对是非的判断往往令我惊奇不已。

有个晚上,荷西和我要去此地的国家旅馆里参加一个酒会。我烫好了许久不穿的黑色晚礼服,又把几件平日不用的稍微贵些的项链拿出来放好。

 “酒会是几点?”荷西问。

“八点钟。”我看看钟,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

等我衣服、耳环都穿好弄好了,预备去穿鞋时,我发觉平日一向在架子上放着的纹皮高跟鞋不见了,问问荷西,他说没有拿过。

 “你随便穿一双不就行了。”荷西最不喜欢等人。我看着架子上一大排鞋子——球鞋、木拖鞋、平底凉鞋、布鞋、长筒靴子——没有一双可以配黑色的长礼服,心里真是急起来,再一看,咦!什么鬼东西,它什么时候跑来的?这是什么?

架子上静静的放着一双黑黑脏脏的尖头沙漠鞋,我一看就认出来是姑卡的鞋子。

她的鞋子在我架子上,那我的鞋会在哪里?

我连忙跑到姑卡家去,将她一把抓起来,凶凶的问她:“我的鞋呢?我的鞋呢?你为什么偷走?”

又大声喝叱她:“快找出来还我,你这个混蛋!”这个姑卡慢吞吞的去找,厨房里,席子下面,羊堆里,门背后——都找遍了,找不到。

 “我妹妹穿出去玩了,现在没有。”她很平静的回答我。“明天再来找你算帐。”我咬牙切齿的走回家。那天晚上的酒会,我只有换了件棉布的白衣服,一双凉鞋,混在荷西上太太们珠光宝气的气氛里,不相称极了。坏心眼的荷西的同事还故意称赞我:“你真好看,今天晚上你像个牧羊女一样,只差一根手杖。”

第二天早晨,姑卡提了我的高跟鞋来还我,已经被弄得不像样了。

我瞪了她一眼,将鞋子一把抢过来。

“哼!你生气,生气,我还不是会生气。”姑卡的脸也胀红了,气得不得了。

“你的鞋子在我家,我的鞋子还不是在你家,我比你还要气。”她又接着说。

我听见她这荒谬透顶的解释,忍不住大笑起来。

 “姑卡,你应该去住疯人院。”我指指她的太阳穴。“什么院?”她听不懂。

“听不懂算了。姑卡,我先请问你,你再去问问所有的邻居女人,我们这个家里,除了我的‘牙刷’和‘丈夫’之外,还有你们不感兴趣不来借的东西吗?”

她听了如梦初醒,连忙问:“你的牙刷是什么样子的?”我听了激动得大叫:“出去——出去。”

姑卡一面退一面说:“我只要看看牙刷,我又没有要你的丈夫,真是——。”

等我关上了门,我还听见姑卡在街上对另外一个女人大声说:“你看,你看,她伤害了我的骄傲。”

感谢这些邻居,我沙漠的日子被她们弄得五光十色,再也不知寂寞的滋味了。

 

 

人物评价:

家人:

我女儿常说,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我想这个说法也就是:确实掌握住人生的意义而生活。在这一点上,我虽然心痛她的燃烧,可是同意。  ——父亲陈嗣庆

 

三毛是个纯真的人,在她的世界里,不能忍受虚假,就是这点求真的个性,使她踏踏实实的活着。也许她的生活、她的遭遇不够完美,但是我们确知:她没有逃避她的命运,她勇敢的面对人生。在我这个做母亲的眼中,她非常平凡,不过是我的孩子而已。  ——母亲缪进兰

 

名人:

三毛不是美女,一个高挑着身子,披着长发,携了书和笔漫游世界的形象,年轻的坚强而又孤独的三毛对于大陆年轻人的魅力,任何局外人作任何想象来估价都是不过分的。许多年里,到处逢人说三毛,我就是那其中的读者,艺术靠征服而存在,我企羡着三毛这位真正的作家。  ——作家贾平凹

 

有些本来是含义美好的名词,用得滥了,也就变成庸俗不堪了。才子才女满街走是一个例子,银幕、荧幕上的奇女子频频出现也是一个例子。我本来不想把这种已经变得俗气的衔头加在三毛身上的,但想想又没有什么更适合的形容,那就还是称她为奇女子吧。“奇”的正面意思应是“特立独行”,按辞海的解释,即志行高洁,不肯随波逐流之谓也。  ——作家梁羽生

 

如果生命是一朵云,它的绚丽,它的光灿,它的变幻和飘流,都是很自然的,只因为它是一朵云。三毛就是这样,用她云一般的生命,舒展成随心所欲的形象,无论生命的感受,是甜蜜或是悲凄,她都无意矫饰,行间字里,处处是无声的歌吟,我们用心灵可以听见那种歌声,美如天籁。被文明捆绑着的人,多惯于世俗的繁琐,迷失而不自知。读三毛的作品,发现一个由生命所创造的世界,像开在荒漠里的繁花,她把生命高高举在尘俗之上,这是需要灵明的智慧和极大的勇气的。  ——作家司马中原

 

三毛很友善,但我对她印象欠佳。三毛说她“不是个喜欢把自己落在框子里去说话的人”,我看却正好相反,我看她整天在兜她的框框,这个框框就是她那个一再重复的爱情故事,其中有白虎星式的克夫,白云乡式的逃世,白血病式的国际路线,和白开水式的泛滥感情。如果三毛是个美人,也许她可以有不断的风流余韵传世,因为这算是美人的特权。但三毛显然不是,所以,她的“美丽的”爱情故事,是她真人不胜负荷的……  ——作家李敖

 

有很多人批评三毛,认为她只是在自己的小天地作梦,我不以为然。基本上,文学创作是一个人性灵升华的最高表现,她既能升华出这样的情感,就表示她有这样的层次,这比起很多作家,我觉得她在灵性上要高出很多。  ——演员胡茵梦

 

三毛曾说过很羡慕我和秦祥林恩爱,也想找一个关心自己、可以谈心的及工作上的伴侣,可惜未能找到理想对象。对于死去的丈夫,她仍然十分怀念。她太不注意保护自己……我曾经劝她不要太过任性,就算自己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也要为父母保养身体。  ——演员林青霞

 

三毛对生命的看法与常人不同,她相信生命有肉体和死后有灵魂两种形式。她自己理智地选择追求第二阶段的生命形式,我们应尊重她的选择,不用太悲哀。三毛选择自杀,一定有她的道理。  ——作家倪匡

 

三毛一生追求的幸福用语言是无法形容的,她的这种幸福来自灵魂和身体上的自由。所以她几乎遍布了世界的各个角落,留下了那脍炙人口的作品。三毛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大家永远记住了她。  ——作家辛东方

 

纪念歌曲:

《追梦人》 凤飞飞

《滚滚红尘》 罗大佑

《三毛》 腾格尔

《蒲公英的哭泣-给三毛》 眭澔平

《橄榄树》 齐豫

《红色的沙漠》

《惊梦三十年》

《哭泣的骆驼》

《流动的是沙漠》

《梦里花落知多少》

《撒哈拉的东方女子》

《万水千山走遍》

《忘不了的三毛》

《温柔的夜》

《西风不相识》

《雨季不再来》 黎瑞恩

 

 

三毛语录:

1、因为上帝恒久不变的大爱,我就能学着去爱这世上的一草一木一沙。

2、爱情有如佛家的禅,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是错。

3、世上难有永恒的爱情,世上绝对存在不灭的亲情。一旦爱情化解为亲情,那份根基,才不是建筑在沙土上了。我只是在说亲情。

4、生命的滋味,无论是阳春白雪,青菜豆腐,都要自己去尝一尝啊。

5、风淡云轻,细水长流何止君子之交,爱情不也是如此,才叫落花流水,天上人间?

6、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7、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8、那时的我,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我知道,我笑,便如春花,必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9、我一直怕结婚,实是多少受了童话的影响

10、夫妇之间的事情,酸甜苦辣,混淆不清,也正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小小的天地里,也是一个满满的人生,我不会告诉你,在这片深不可测的湖水里,是不是如你表面所见的那么简单。想来你亦不会告诉我,你的那片湖水里又蕴藏着什么,各人的喜乐和哀愁,还是各人担当吧!

11、我最喜欢别人将我看成傻瓜。这样与人相处起来就方便多了。

12、我年幼的时候,以为这世界上只住着一种人,那就是我天天看见的家人、同学、老师和我上学路上看到的行人。

13、等我长大了,我要做个拾破烂的……

14、我是一个像空气一样自由的人,妨碍我心灵自由的时候,绝不妥协。

15、学校可以滚,但书不可以不读!轰轰烈烈的恋爱,舍命的读书。

16、你拒绝了我,你伤害了我的骄傲!

17、如果我不喜欢,百万富翁我也不嫁。如果我喜欢,千万富翁也嫁。

18、我在想,飞蛾扑火时,一定是极幸福快乐的。

19、人的生命不在于长短,在于是否痛快活过。

20、燃烧一个人的灵魂的,正是对生命的爱,那是至死方休!

21、从来没有妄想在书本里求功名,以致于看起书来,更是如鱼得水,“游于艺”是最高的境界,在那儿,我的确得到了想象不出的愉快时光,至于顿悟和启示,那都是混在念书的欢乐里一起来的,没有丝毫强求。

22、真正的快乐,不是狂喜,亦不是苦痛,在我很主观的来说,它是细水长流,碧海无波,在芸芸众生里做一个普通的人,享受生命一刹间的喜悦,那么我们即使不死,也在天堂里了。

23、她说,喜欢一个长夜,一杯热茶,一本好书的生活。

24、我们三十岁的时候悲伤二十岁已经不再回来。我们五十岁的年纪怀念三十岁的生日又多么美好。

25、当我们九十九岁的时候,想到这一生的岁月如此安然度过,可能快乐得如同一个没被抓到的贼一般嘿嘿偷笑。

26、那时候的我,爱的是《红楼梦》里的黛玉,而今的我,爱看的却是现实、明亮、泼辣,一个真真实实现世里的王熙凤。

27、有时候让自己奢侈一下,集中精神不为别人的要求活几天,先打好自己的基础,再去发现别人,珍惜自己的有用之身,有一天你能做的会比现在多得多。

28、马也好,荒原也好,雨季的少年,梦里的落花,母亲的背影,万水千山的长路,都是好的,没有一样不能不合自然,没有一样,不能接受,虚实之间,庄周蝴蝶很想大大方方的送给世界上每一个人。

29、我不愿去想它,明天醒来会在自己软软的床上,可以吃生力面,可以不做蛋糕,可以不再微笑,也可以尽情大笑,我没有什么要来深究的理由了。

30、什么时候,我的时代已经悄悄的过去了,我竟然到现在方才察觉。

31、尘归于尘,土归于土,我,归于我们!

32、埋下去的,是你,也是我,走了的是我们。

33、毕竟,先走的是比较幸福的,留下来的,也并不是强者,可是,在这彻心的苦,切肤的疼痛里,我仍是要说——“为了爱的缘故,这永别的苦杯,还是让我来喝下吧!”

34、幸好现在痛的是我,如果是荷西,我拼了命也要跟上帝争了回来换他。

35、有时候我们要对自己残忍一点,不能纵容自己的伤心失望;有时候我们要对自己深爱的人残忍一点,将对他们的爱的记忆搁置。

36、不要去看那个伤口,它有一天会结疤的,疤痕不褪,可它不会再痛。

37、后来,我有一度变成了一个不相信爱情的女人,于是我走了,走到沙漠里头去,也不是去找爱情,我想大概是去寻找一种前世的乡愁吧。

38、路是由足和各组成的,足表示路是用脚走出来的,各表示各人有各人不同的路。

39、假如我选择自己结束生命这条路,你们也要想得明白,因为这对于我,将是一种幸福。

40、高年人最不肯记得年纪。出生是最明确的一场旅行。死亡难道不是另一场出发?

41、生命无所谓长短,无所谓欢乐哀愁,一切都会过去,像那些花,那些水……

42、毕竟——人,我们空空地来,空空地去,尘世间所拥有的一切,都不过转眼成空。我们所能带走的,留下的,除了爱之外,还有什么呢?

43、自怜、自恋、自苦、自负、自轻、自弃、自伤、自恨、自利、自私、自顾、自反、自欺加自杀,都是因为自己。

自用、自在、自行、自助、自足、自信、自律、自爱、自得、自觉、自新、自卫、自由和自然,也都仍是出于自己。

44、我用一生实现自己的梦,生命逝去的刹那永远地沉睡其中。

45、跟自已做朋友最可靠,死缠烂打总是自已人。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46、人毕竟是要各自飞行的,能彼此看一眼是一霎又已是千年了。

47、情感只是一种回忆中的承诺,见面除了话当年之外,再说什么就都难了。

48、好孩子,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他的时间。

49、请相信上天的旨意,发生在这世界上的事情没有一样是出于偶然,终有一天这一切都会有一个解释。

50、人之所以悲伤,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而更无法面对的是有一日,青春,就这样消逝过去。

51、窗外的雨,是我心里的泪,永远没有滴完的那一天……

52、个人的遭遇,命运的多舛都使我被迫成熟,这一切的代价都当是日后活下去的力量。

53、哀愁的人,给他们安慰,饥饿的人,给他们食物,而我所能做的,为什么总只是后者。

54、你现在不知道,你将来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55、你只是拍手而已,你的眼底,没有东西。

56、告诉你,不要怕,坏事既然做透了,脸皮干脆就厚一点,心虚是你自己的秘密。

57、男人——百分之八十的那类男人,潜意识里只有两样东西——自尊心和虚荣心。能够掌握到这种心理,叫一个骄傲的大男人站起来、坐下去,都容易得很。

58、有教养的人在没有教养的人群里不会得到尊重。

59、我们称自己叫黄帝的子孙,称外国人以前都叫洋鬼子,现在叫国际友人。以前出国去如果不是去打仗,叫和番。现在出国去,无论去做什么都叫镀金或者留洋。

60、有一天,如果不小心发了财,要抱它几千万美金,浇上汽油烧,点了火,回头就走,看都不要看它是怎么化成灰烬的,这个东西,既爱它又恨它。

 

 

相关链接:

 

馆藏纸本:三毛相关作品

 

读秀搜索:部分三毛作品电子阅读

 

豆瓣读书:三毛全集

 

 

 

 

文章录入:wuy609    责任编辑:wuy609 
  • 上一本文章:

  • 下一本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山东科技大学图书馆(青岛)
    地址: 山东省青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前湾港路579号 邮政编码: 266590
    最后更改日期:2012年4月18日 | 鲁ICP备09051012号 | 电话:0532-86057919